南北关

刚刚开了一把游戏,突然眼前一暗,这是个什么bug?我仿佛嗅到了内测的味道……一进去晕乎乎的

我是谁?我在哪?
……我是一名医生!我被祭司的井盖封印了!难道这个可怕的庄园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困住我吗?不!我一定要出去!
p4哈斯塔:如你所愿

emmm就当做是一个试水的手书预告好了……(因为手书还没画完)
也不一定会画完,草稿向,bug超多(づ◡ど)「捂脸」
社园中心向(然鹅并没有克利切)
然后,随便看看就好了这样……

壁咚一只野生的克利切!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…「手电筒警告」
p2 兴奋到扭曲
慈善家:可怜 弱小 又无助

[画师]

“飒飒飒…飒飒飒…”
画笔划过纸张的声音……
“《Mary》我的…得意之作……”
是有人说话的声音……
阳光的温度穿过玻璃,照射在纸上,金发少女笑容明媚,一如初起的朝阳,熠熠夺目……

画中的少女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好奇,纸张上是阳光晒过的温暖,可是纸张外的世界却如此模糊,少女诞生时,眼前那一瞬间的明亮,心便沉溺其中

在这一片漆黑的画中世界,少女疯狂的希望着,有一天可以拥有这片温暖,但她更渴望的,是融入那片光影中的画师,她的,“父亲”!

“Mary!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哦!”身着红衣的女子拖着画框爬行过来
“是“父亲”制作的玩偶!谢谢红衣姐姐”少女捧着红色眼睛的布偶,蹦跳的像只兔子“这是“父亲”制作的第三十二件玩偶!我也要好好保存起来!”

画中的世界是没有时间的,在少女收到了第八十四只布偶时,她再也没有见到过“父亲”了

“红衣姐姐,“父亲”有给我送来玩偶吗?”
“蓝衣姐姐,“父亲”创作了新的伙伴吗?”
“无个性,“父亲”过来看过你吗?”
焦急的少女,不知疲惫的穿梭于各种作品中,她渴望听到一些“父亲”出现的消息,然而作品们的沉默,令少女几近崩溃

为什么!为什么到处都找不到关于“父亲”的一点消息?
为什么平时最聪慧的画框姐姐们,却对“父亲”的踪迹无言沉默?

癫狂的少女精疲力尽的平躺在玫瑰花树下,透过五指的缝隙,仰望着玫瑰,“沙沙沙…沙沙……”

好像是风,吹过玫瑰的枝叶……

“是这样吗……去寻找……外面的……”少女眼神空洞自言自语

“玫瑰花……黄玫瑰……”